首页 > 帮助中心 > 西安新闻 > 父母借债让娃上大学 为还债亲人反目儿子失联十年

父母借债让娃上大学 为还债亲人反目儿子失联十年

2016-05-19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

\

一家三口的旧照片

\

盼儿归来的老两口

  富平县庄里镇兴武村66岁的杨存秀与丈夫吴立堂含辛茹苦把儿子养大,借债供儿子上完大学。因十年前,别人讨债,杨存秀便多次跟儿子要钱,不料此后儿子再也联系不上。

  借债供儿子上完大学

  “我娃争气得很,乖得很,就是因为没有个好工作,没挣下钱,我又一直问他要钱还账,才把他逼的……”5月12日,提起十年未见的儿子,66岁的杨存秀声音哽咽,泪水几次要冲出眼眶,“心里难受!这么些年,没有睡过一天好觉,吃过一顿好饭,我想娃啊……”

  杨存秀是1981年来到富平县庄里镇兴武村的,前夫去世,她带着3岁的儿子从甘肃省灵台县改嫁到这里,丈夫吴立堂比她大两岁。尽管家里穷,吴立堂身体不太好,眼睛还有残疾,但对她挺好,对她儿子也视同己出。靠着家里的两亩地,再养些鸡、羊,农闲时节,杨存秀外出打工,日子倒也安稳和美。

  尤其令杨存秀欣慰的是儿子:“我娃是1978年7月20日出生的,一直乖得很,从来没有给我惹过事,学习更是没让我操过心,家里经济不好,娃上大学都是靠自己努力。”2000年,以600多分的好成绩,儿子吴学钢考上了省内一家重点大学。村里人都说,真是穷窝里飞出了个金凤凰。

  可是,学费让这个贫困家庭雪上加霜。因为久病,吴立堂基本没有劳动能力,仅靠杨存秀打工的那点钱,根本不够。想申请贷款,找不到担保人,贷款办不下来。找亲戚朋友借,也没有多少,最后只好找民间私人贷款,一分五的利息——这才在开学前,凑够了学费和生活费。

  杨存秀又去西安打工,给人做饭、打扫卫生、当保姆……工资只有几百块钱,留下一点吃饭,每个月给儿子汇200元做生活费。

  4年间,把亲戚朋友借遍了,加上从私人那里贷的款,总共下来三四万元,才供吴学钢上完大学。

  儿子的电话再也打不通

  2004年,吴学钢大学毕业。杨存秀说,他们老两口得知,因为欠着部分学费,儿子暂时没有拿到毕业证,所以只能到处打工。他先去了东北,在大连一个花卉公司,因没有文凭,每个月只有400元的工资,比其他同事少了一半,所以干了不久就辞职了。之后,又在其他地方找活干,但工资都不高。因为工作不顺利,一直到2006年夏天,儿子还没有找到像样的工作,所以毕业证仍然没有拿到。

  原以为儿子大学一毕业,找到工作,家里经济状况就能好些,可是没想到,吴学钢工作不稳定,收入又低,给家里一分钱忙都帮不上。债主一催账,杨存秀就着急,就向儿子要,可吴学钢说他没有钱。2006年过春节时,吴学钢回来了,只在家住了一个晚上,就匆匆赶回单位值班去了,那也是他们母子最后一面。

  “都怪我,是我把娃逼的……”杨存秀眼泪汪汪。她说,儿子回了单位以后,他们还有过电话联系,那个时候儿子说他在西安南郊一家公司打工。母子俩经常在电话里为还债的事说得不好,吴学钢说没挣下钱,让她放心,再等等,那些账他一定想办法还上。

  到了2006年七八月份的时候,吴学钢的电话彻底打不通了。

  十年间,老两口拖着病体,多方打听,始终没有得到一点关于儿子的消息。

  杨存秀只好又出去打工,直到2012年,她腰腿疼,实在干不动了才回到家里。家里有二亩地,喂了三只羊,靠着种庄稼,卖羊羔和羊奶,勉强度日的同时,一点点地还着账。十年过去了,3万多元的欠账,数目减至1万多了。

  “不管有钱没钱,成家了没有,过得怎么样,儿啊,我都盼着你回来……”杨存秀再一次老泪纵横。

  (记者石俊荣 通讯员武茵茵)

上一篇: 华岳太白五月雪 2016-05-19

下一篇: 丝路牵线“洋货” 国际馆异域风情一路领“鲜” 2016-05-19

旗下网站

西安购物网,西安同城购物网,西安购物卡,都西安购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