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帮助中心 > 西安新闻 > 西安六旬男子醉酒后身亡 家人告酒友酒楼索赔10万

西安六旬男子醉酒后身亡 家人告酒友酒楼索赔10万

2016-07-03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

(原标题:西安六旬男子醉酒后身亡 家人告酒友酒楼索赔10万)

因为酒友的意外死亡,一场普通的聚会变成了一场官司。死者家属以不尽照顾和救助义务等为由,将同桌的两名酒友及酒楼起诉,索赔10万元。昨日,西安市碑林区法院开庭审理该案。

医院诊断:急性酒精中毒引发猝死

年过六旬的老梁家住边家村,平日里喜欢喝酒,且酒量不小。去年下半年,老梁认识了老郝、老褚。随后一段时间,几个人聚了数次,喝酒聊天。今年1月2日,应老梁之邀,三人又在大学南路一家酒楼相聚。三人带了一瓶白酒,约半小时后又从柜台拿了两瓶白酒。喝了一阵后,老郝先离开,不久老褚也离开。最终,老梁被店员发现躺在沙发上,人事不醒,送至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医院诊断是急性酒精中毒引发心源性猝死。

这个意外让老梁家人陷入巨大的悲痛,他们认为两名酒友劝老梁过量饮酒,又不尽照顾和救助义务,酒楼也没有及时劝阻和打120,他们的过错导致老梁死亡,于是向碑林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三被告连带赔偿抢救费、交通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误工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10万元。

第一个离开的酒友:离开时老梁是清醒状态

昨日,碑林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除老郝委托代理人应诉外,老褚和酒楼负责人均到庭。

老郝代理人对老梁的死表示遗憾,但认为老郝不应担责。理由包括死者家属未对死亡原因进行法医鉴定,无法证明死亡原因和醉酒有因果关系;老梁是饭局的组织者和买单者,老郝并未劝酒;老梁系成年人,应清楚自己的酒量和身体状况。况且,“当晚其离开时,老梁仍在清醒状态”。代理人认为,老郝无法预知他离开后的情形,因此不存在未尽帮助与救助义务的情形。代理人还称,当晚第一瓶酒,老梁倒了三塑料杯,“一口气就喝完了一杯”。

第二个离开的酒友:走时问他,他说没事

庭审中,54岁的老褚话很少,答辩意见也只说同意老郝的意见。

老褚回忆,他酒量不行、不会划拳,当晚还要上班,因此主要是老梁和老郝在划拳喝酒。第一瓶喝完,老郝又到柜台买了两瓶。第三瓶未喝完时,因家离得远,老郝先离开,临走时对他说,“你招呼下”,当时老梁还算清醒,“老梁和老郝喝得多,一人一斤多,我喝了有二三两。”只剩下他和老梁后,就没再喝。

老褚说,席间,他劝过老梁少喝,“我晚上要上班,走的时候问他,他说没事,他就在跟前住着,几分钟就回家了。”老褚说,当时看老梁精神还正常,就先离开了。“老梁说过能坐一起都是朋友,如果他当时有事,我肯定不会走”。老褚说,听老梁说过酒量,“他说每天喝一瓶白酒、四五瓶啤酒才能睡,到底能喝多少我不知道”。

庭审中,老梁的儿子也说父亲喝酒“比较勤”,但每次定量,都是二三两。据他说,父亲以前有高血压,吃药后已好转。

酒楼:不清楚是否有人劝酒

对于原告指称“酒楼没有及时劝阻和报120抢救”,酒楼负责人觉得冤枉,认为老梁死亡系自身原因导致,酒楼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责任。“喝酒是私人的事,我们不可能全程监控。”她说,店员发现老梁异常后及时报了警,尽到了相关义务。

酒楼厨师出庭作证称,当晚他前后出来三回。第一次发现老梁躺在沙发上且呕吐过,就在地上铺了报纸,给他擦了嘴,倒了杯水。到第三回出来,叫了老梁发现没有反应,就报警,并给老板打了电话,去医院也是他陪同的。

至于是否有劝酒,酒楼方称,“当时是元旦期间,店里比较忙,不清楚他们那桌劝没劝酒。”围绕着三被告是否应承担责任这个焦点问题,几方各自发表了意见。两个多小时的庭审后,审判长询问是否调解,原告和老郝、老褚同意调解,酒楼则不同意调解。法庭要求原被告拿出调解方案,择日组织调解。

>>相关案例

酒友无过错因公平原则补偿

2014年11月20日晚,20多岁的户县某专科学校附属企业职工纪某应在学校当班主任的朋友韩某之邀,与韩某班上4名学生一起吃饭喝酒,纪某一人喝了五六瓶。当晚10时40分,纪某打电话称其已安全回到宿舍。然而,次日凌晨1时,纪某竟从10楼宿舍窗户坠下身亡。

后死者父母起诉,要求同桌喝酒的5人共同赔偿28万余元。户县法院审理认为,酒友无过错,但根据公平原则,判决5人共同补偿1.9万元,宣判后,当事人均未上诉。

酒后坠崖身亡酒友担责

林某和吴某是朋友。一年多以前,林某在吴某家喝酒。当时夜已深,吴某打电话约朋友方某来接他和林某。随后,林某几人乘车出行,当行经一段山崖路时,林某下车方便时不慎滑落山崖掉进水里,溺水身亡。事发后,林某家人要求吴某和方某承担死亡赔偿金等共计十余万元。在法官调解下,方某和吴某共同给付死者家属赔偿款6万元。

>>提醒

几种酒劝不得

参加聚餐喝酒应当注意些什么呢?据省高院法官介绍,在参加宴请聚会中,如果饮酒出事,有几种情况,劝酒者需承担法律责任。首先是强迫性劝酒,比如用“不喝不够朋友”等语言刺激对方喝酒,或在对方已喝醉意识不清,没有自制力的情况下,仍劝其喝酒的行为;其次,明知对方不能喝酒仍劝其饮酒,比如明知对方身体状况,仍劝其饮酒诱发疾病等。此外,酒宴后,未将醉酒者安全护送及没有劝阻酒友酒后驾车,如果发生意外,同桌的酒友也要承担法律责任。 华商报记者宁军

上一篇: 西安市国土资源局国有 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公告 2016-07-03

下一篇: 西安雁展路供水管道爆裂 力争5天内恢复正常供水(图) 2016-07-03

旗下网站

西安购物网,西安同城购物网,西安购物卡,都西安购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