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帮助中心 > 西安新闻 > 西安现新型传销:不限自由 不集体上大课

西安现新型传销:不限自由 不集体上大课

2016-07-20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

(原标题:西安现新型传销:不限自由 不集体上大课)

只需投资69800元,两年后就能收入1000多万?这样的“好事”其实是新型传销,不限制人身自由,不收身份证手机,不集体上大课,而是以资本运作为旗号拉人骗钱。

这个明眼人一看就是传销的骗局,为啥会让成百上千的人沉迷其中?它是如何发展壮大的?又是如何骗钱的?

贪欲,在新华字典里解释为贪婪的欲望。一旦有了这个欲望,一些人就会被迷住心窍,失去基本的判断能力——只需要投资69800元,两年后就能收入1000多万,这本是一桩异想天开的事情,很多“追梦”者却信以为真了。其实,这是一种新型的传销,以资本运作为旗号拉人,投资69800元发展下线,号称两年后收入可达1440万元,同时还以雕塑等为“讲课”道具,假借西部大开发名义诱骗人。这种传销也不限制人身自由,不收身份证手机,不集体上大课。很多人就无意识地加入了,而等发现陷入传销时,多数人已经投了很多钱进去……

7月12日,当记者在西安城北见到几名湖北人时,这些曾经的传销主力正蹲在路边吃面,这些都曾抱着几个月就能发大财梦想的人现在为了省钱,一天只吃一顿饭,有的人甚至身无分文,只能靠他人救济。他们原本都有着自己不错的生意,只因相信了亲朋好友的话,落入陷阱,债台高筑。他们决定求助于报社,做一个传销组织的“反水者”,将所知道的内情告诉大家,警示那些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的人。

看着人家开宝马返乡 他眼馋了

2009年,湖北省汉川市韩集乡的屈军(33岁),亲眼看到了旁边邓山村的邓某开着上百万元的宝马返乡,当时村里人都非常羡慕。有村民称,邓某一家祖祖辈辈种地,没有人脉,没有关系,更没有文化,不可能一下赚那么多的钱。也有人认为他可能是在搞传销,不过,邓某随后把自家大哥、二哥及小妹都拉入伙,后来听说他们都发了财,这让很多村民眼馋心动。

屈军也一直关注着邓某一家,2012年8月份,邓某带家人来到西安发展,形成了邓氏家族传销组织(以下简称邓氏家族)。

同学约一起做生意

陷入传销

2012年,屈军前往河南洛阳开装修公司,这时邓氏家族一员、屈军的一位中学同学称,自己在西安有装修工程,需要屈军来考查一下。屈军于2013年来到西安。刚来西安,同学把他带到凤城三路一小区内,当时房子里还有邓某的妹妹及妹夫。

刚到西安的几天,同学带他去城墙、钟楼、鼓楼玩,特别热情。就这样过了两天,屈军心里着急了,就想早点谈工程的事。这时同学把他带到小区的另一栋楼上,一名浙江籍女子和其他四个不认识的人,开始跟屈军拉家常聊天。他们聊的多是当前国家的一些政策,特别描述了西安的地理优势和未来发展趋势。在屈军听来,他们讲得挺到位的,但屈军觉得自己是搞装修的,没有什么大的志向,只要有活干,把肚子吃饱,养活全家就行。讲到最后,这位女士问屈军,这里有份工作,不用干活,每月收入一万元左右,还免费送一本驾照,问他是否愿意干。

不用干活光拿钱,哪有这种美事?在外闯荡多年的屈军没有相信,但他也没有拒绝,只想再等等看下面的情况。

开始不相信

8节课后犯迷糊

有了第一次串门上传销课的经历。后来,他们又到了另一个小区,进门后发现,单元房里坐着四个人,他们相互配合,给屈军做笼子(湖北方言,指设局),这次直接给屈军讲了如何投资金,如何发展下线,如何分钱,还不停地给他画图进行讲解。但屈军仍没有听信。

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屈军说,当时他就想到了这肯定是传销,这种事不能干。当时他准备离开,同学称“你可以离开,但你也帮我看一下,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想到同学也需要帮助,屈军就留下来,想陪着同学再考察一下,等过段时间再回洛阳干装修房子的老本行。

第三次培训课,他们又到了另一个小区,这次讲课的主要内容是给屈军解答相关疑问。就这样上午、下午各一节课,晚上再买菜来做饭,屈军先后听了8节课。

屈军慢慢有点相信了他们说的了,但他还没下定决心。这时有人对他讲,他们之间都是通过银行转钱,如果是非法的,有谁敢通过银行来转钱?大家的手机号都是实名制,他们专门办理了大户的短号,如果是非法的,有谁敢办理大户团购手机卡?

世博园内

雕塑成了洗脑道具

经过8节课洗脑,邓氏家族还安排“讲师”带着屈军等人去浐灞世博园参观。“讲师”小声告诉他们,园里的很多雕塑都有深意。“讲师”来到一个山羊雕塑前,小声给他们宣讲,山羊的头代表你就是家庭的领头羊,后面三块白色的石头代表你要发展三个下线,石头下面又有27个洞,代表着你的下线又发展了下线。

来到自然馆,“讲师”指着一座大桥,说大桥代表着你是领头人,后面三个小桥代表着你要发展三个下线,小桥下面一共27个洞,代表着你的下线又发展了下线。花卉雕塑面前,“讲师”称,这里一共有600个磨盘,代表着600份(3300元为一份)任务,如果完成了,磨盘前面的高跟鞋代表着成功,只有成功的人才会穿高跟鞋。

这些现在感觉荒诞不经的话,在当时的屈军和其他几人听起来,却越来越感觉是真的。他们甚至相信,他们投的钱都跟国家建设有关系,与西部发展也有关系。

只是,他当时没有注意到,这种宣讲都是窃窃私语,遇到有人时,“讲师”就不讲了。

传销高管

名牌穿戴竟是租的

这么好的事业,这么好的前途,屈军最终心动了。他回到洛阳后把装修公司转让了,分两次汇入69800元,购买了主任级别,又把哥哥和两个好朋友介绍来参加这个项目。

汇钱的第二个月,屈军收到公司1.9万元的分红。当时他想,如果每个月都能返还这些钱,成为百万富翁不会需要多长时间。于是,屈军拼命发展下线,但后面却拿不到钱了。他说,就他一条线,就给邓氏家庭发展了15人,大约一共汇入100万元,他却只陆续领到3万元左右的分红,还不够自己汇入的69800元本金。屈军不想干了,想要回本金,邓氏家族的人不同意。没办法,屈军2014年底回到老家,又开始了自己的装修老本行。

2016年春节时,曾被邓氏家族大力鼓吹的一名上总(传销组织内的一种职务名,相当于高管)找到了屈军。这个人此前曾当着很多人的面穿几千元的名牌衣服,戴几万元的手表,一副很有钱的样子,是大家的励志对象。而这次,这名上总跟屈军说,其实自己穿的和戴的大多数是租的,即使把这些衣服和手表都卖了也不够还账的,他发展了很多下线,但钱最终都到了邓氏家族人那里,自己也没有钱。他现在借的钱太多没法还,只有去打工。这个时候,屈军联系邓氏家族的人想要回自己的钱,但没人理会他。

现在,屈军仍欠了4万元的外债。

因为传销 她和丈夫离了婚

刘婵,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人,1989年出生,因为传销今年5月份已离婚。

刘婵讲,她和前夫原本在老家修摩托车,虽然不富裕,但生活还过得去。2013年,前夫的弟弟在西安打电话称自己在西安搞建材批发生意,能赚大钱,需要哥哥来西安帮他打理生意。于是,前夫和自己就来到西安。没过多长时间,前夫说要做生意,通过刘婵向丈母娘家借钱。娘家人一听,也没多想,刘婵的父亲甚至借了高利贷全力支持。

但刘婵夫妻最终没有做生意,而是双双成为了邓氏家族发展的下线人员,两人各交了自己的69800元,但因为没有发展下线,没有拿到一点提成。2014年,刘婵父亲借的高利贷日期到了,对方催着要钱,刘婵夫妻却拿不出来,刘婵娘家被要账的人砸了,还用油漆写上了“欠账还钱,天经地义”,没办法,娘家人到处躲着生活。

而这时,刘婵的哥哥和弟弟一怒之下,把她的前夫给打了。因钱生恨,因钱伤情,两人开始吵架打闹,最后离婚。目前,刘婵自己带着两岁的小女儿生活,大女儿判给了前夫。前夫又回到老家修摩托车。

谈到当时为何相信时,刘婵说,她也是听了8节课,脑子被洗了,关键是她遇见了一位女上总,戴着金手镯,手指上全是金戒指,脖子上挂着金项链,穿的名牌衣服。女上总还说,她现在天天出国旅游,全世界都跑遍了。而只要好好干,最短几个月,最长两年,刘婵他们都能过上这种生活。7月12日,记者见到刘婵时,她两岁的孩子饿得直哭,哭累了趴在妈妈肩上睡了。刘婵说,如今家散了,生活坠入低谷,短时间内很难正常。

目前,刘婵仍欠账5万元。

朋友少他竟然想拉父亲加入

屈华,湖北省汉川市韩集乡人,1980年出生。2014年妹夫打来电话说自己在西安有个装修公司,现在手头欠3万元钱,想跟屈华借一下。亲妹夫借钱,而且还是正当生意,屈华就借了。事后,妹夫又来电话说,公司业务比较多,希望他也来西安参与一下。于是,屈华就来到了西安。

到西安后,他就跟着妹夫不停地上课。刚开始屈华有些反感,但后来慢慢的被洗脑,尤其是邓氏家族就在邻村,他就信了。就这样,自己的积蓄被妹夫借走,他又借了一些钱,还向父亲借了些,称有生意要做,给邓氏家族汇入了69800元。

想到自己在农村打工时,妻子就是因为家里没钱才跟自己离婚,如今自己有了这么好的产业,两三年内就会有几百万或上千万收入,而且还不用下苦力。他把这“喜事”告诉了好友,甚至还专门打电话给前妻说,不出三年,他就买奔驰、宝马再把她娶到手。但因为自已交际圈子有限,朋友较少,他第一时间想到让父亲加入。而在老人被骗到西安后,听了一堂课后就说,这是传销。父亲回到村子里,电话通知所有的亲戚和屈华认识的人,说屈华在搞传销,不能相信他的话,更不能借给他钱。

现在,屈华还欠账4万元。 (为保护当事人,文中均采用化名)

上一篇: 传销组织"邓氏家族"遍布西安多个小区 控制千人 2016-07-19

下一篇: 西安电力学院涉嫌非法集资 数亿投资款或打水漂 2016-07-20

旗下网站

西安购物网,西安同城购物网,西安购物卡,都西安购物平台